登陆

旧案:缉毒队长炮制假运毒案,出租车司机中招被判死刑,后来如何

admin 2022-12-15 3人围观 ,发现1个评论
前言:

 临洮县公安局大院,突然开进了一辆省厅的警车,从车上下来四名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,闯进公安局会场,不由分说,将两名干警带走。

他们一个是公安局副局长,一个是缉毒大队队长,都是缉毒英雄。

目睹这一幕,到会的所有干警惊呆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这一切,还要从一起“8.11”特大贩毒案说起。

在出租车司机荆爱国的车上,公安人员发现毒品,而且是数量巨大,被判处死刑,这就是轰动一时的“8.11”特大贩毒案。

当事人不服判决,提出申诉。

随着案件的审理,一个由缉毒警和毒贩联手,精心炮制的惊天冤案呈现在法官面前。

他们为什么陷害荆爱国?这个案子又是如何翻过来的?

2001年8月11日上午,兰州市出租车司机荆爱国驾车正在路上行驶,突然被一个男乘客拦住去路。

荆爱国随意打量了一下对方,此人40多岁,西装革履,气质非凡,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,颇有学者风范,又像科学家。

“师傅,您到哪里去?”荆爱国彬彬有礼地问。

“我不坐车,让你给我捎点东西。”眼睛男说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们是一家高科技公司,有一箱芯片需要带到客户,价值上千万,本来我要亲自去送的,但是临时有点急事不能脱身,请你带过去,运费5000元。”

荆爱国一听,张大了嘴巴,心说这也太多了吧,竟然有了一丝犹豫。

眼睛男看出了他的反应,连忙解释说:“因为这批货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,车费少了怕你不能按时送到。延误的话,我们公司要赔付对方10万违约金,所以要多给钱,师傅才会重视,只当是风险金了。”

荆爱国一听这才放下心来,暗暗责怪自己没有见过世面,商人都是精打细算的,他们绝对不会干傻事,既然人家给这么多,那一定是觉得值,管他呢,给他按时送到就是。

看到荆爱国答应,眼睛男拉开车门,将手中的大皮箱放到了车后面,然后对他说:“本来我可以现在就给您运费的,但是为了保证送到,只能货到付款,不好意思,您看行吗?”

荆爱国对此没有异议,点头表示同意,因为拉货的话,都是这规矩。

荆爱国今年29岁,跑出租已经8年,因为牌照难办,车是自己承包别人的,每天交200元,油钱还是自己掏。

一般来说,出租车都是两人跑,白天黑夜轮班。

而荆爱国父亲得了偏瘫,母亲糖尿病,妻子又是高度近视,又要供两个孩子上学,生活重担全靠他一个人挑;因此荆爱国就当起拼命三郎,白天黑夜一个人跑,到了黎明前往往累得东倒西歪,头昏脑涨。

但是家里有这么大负担,不干咋办,只能硬着头皮当拼命三郎。

尽管如此,每天能落200块就烧高香了。

这天的活不怎么好,几个小时下来才赚了一百多块。

但是没曾想,一来就来了个大单,一趟就相当平时跑半个月了。

因此,荆爱国心花怒放,他哼着小调一踩油门,向着客人指定的方向开去

可是让荆爱国做梦也没想到,为了这5000元钱,自己的命差点搭进去,这次出行,自己走的几乎是不归路。

随着汽车的行进,危险开始一步步向自己靠近。

他的车刚刚开出20公里,前面就有人设卡查车。

经常跑出租,对设卡查车的见多了,有路政的,有交警;因此荆爱国并没有在意。

不过今天有点稀罕,查车的竟然是缉毒警。

“请您停车接受检查,我们是临洮县公安局缉毒队的。”一个缉毒警一边敬礼一边说。

没错亏心事不怕鬼叫门,荆爱国痛痛快快打开了车门。

几名缉毒警立刻蜂拥而上,开始检查,他们打开了皮箱,检查之后说了一句话,荆爱国听了,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——“对不起,你车上的东西可能是毒品,请您跟我们到公安局接受调查!”

到了公安局,荆爱国随即就被控制起来。

当晚,荆爱国彻夜未眠,他这才懊悔自己,没有多长个心眼,竟然为别人拉了毒品。

之前整天侃大山,说毒贩如何如何,说贩毒是重罪,是死罪,如今自己竟然跟毒品搅在一起,这可如何是好?

不过他同时安慰自己:我不知道那是毒品,不能按贩毒处理。

而且太还天真地想,那些东西也许不是毒品,毒贩何等聪明,都是将毒品藏到人体中,海面夹层里,怎么会用这样的昏招、蠢招?

因此他猜想,那东西一定不是毒品。

可是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了,那包物品一共9快,确实是毒品,而且重达3669克,里面的主要成分是海洛因成分。

审讯室里,荆爱国抓狂了,他一遍又一遍地喊:“我是冤枉的,我不知道那是毒品!”

但是民警办案讲的是证据,都听嫌疑人的,世界上没有罪犯了。

随即,荆爱国被批捕,一个月后被起诉,办案效率之高,前所未有。

此案被定为“8·11”特大运输毒品案,引起轰动。

定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之后认为,荆爱国携带毒品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贩毒罪名成立。

法院认定,荆爱国的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且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,依法判处荆爱国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听到宣判,荆爱国崩溃了,他发疯似地高呼:“我冤枉,我冤枉。”

他的声音在法庭上久久回荡,但是没有人理睬。

法院判决出来后,临洮公安局一片欢腾,马上筹备为缉毒队的警察请功。

按照缴获毒品的数量,3669克这个数量非常大,是临洮公安局缉毒队成立以来缴获毒品数量最多的一次,前所未有。

因此全局上下欢欣鼓舞,上级公安机关也发来贺电。

查获这个案子的,是局里主抓缉毒工作的副局长张X卓和毒队队长边X宏。

一时间,张副局长和边队长成了县里街谈巷议的缉毒英雄。

可是,荆爱国这边却提出了上诉。

开庭那天,荆爱国的妻子张子涵当庭质问丈夫:“爱国,告诉我,你是不是毒贩?”

尽管法警上来制止,荆爱国还是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冤!”

妻子说:“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你!”

在接判决书的第二天,荆爱国家属递交了上诉书。

张子涵妻子上高中时就是尖子生,班主任认为她的实力能考上一本。

但是高考之前她家里出了变故,与名校擦肩而过,成为一生遗憾。

这次为了营救丈夫,张子涵发挥自己的才华,自己为丈夫写上诉状。

本来打算找律师的,当天下午她就去了律师事务所,但是没有人接这个案子,因为难度太大,胜算太小了。

不得已,她只能自己来了。

当天下午她就到了图书馆,晚上又打开电脑上网查找资料,连夜写出了诉讼状。

上诉的理由如下:

一、认定荆爱国有罪的证据是本人供述和毒品称量的鉴定报告,是不是毒品需要第三方鉴定。

二、把毒品交给荆爱国的那个“乘客”警方一直没有抓到,毒品的来源是哪里,又要送往哪里?荆爱国知不知道携带的是毒品?他是贩毒的还是带毒的?

但是,这些质疑也显得苍白无力,上诉被法院驳回。

张子涵当时非常灰心,但是丈夫在家里的一片天,没有丈夫这个家就塌了,她只能破釜沉舟,打算到高院、到北京上访。

只要人不被行刑,就有一线希望,她不相信,老天爷不开眼,会让这个灾难深重的家彻底垮掉。

她同时也相信司法机关,不会让丈夫蒙冤,之前那么多冤案不都昭雪了吗?

就在荆爱国妻子到处奔波、为丈夫喊冤的时候,老天开眼了。

兰州市公安局又破获了一起贩毒案,抓获了一名叫马进孝的犯罪嫌疑人。

在接受审讯的时候,马进孝突然向民警讲述了一个惊人的内幕。

他说我是好人,之前我在临洮配合公安人员缉毒立过大功,你们别弄错哦。

一番话,说得干警一头雾水:“说说,你立了什么功?”

接下来马进孝的讲述,让干警大惊失色。

原来他所谓的立功,竟然是把毒品放在毫不知情的出租车司机车上,栽赃人家贩毒,背后策划者,竟然是那两位闻名遐迩的缉毒英雄———临洮公安局副局长张X卓和缉毒队队长边X宏,那个案子,就是引起活动的“8·11”特大运输毒品案,

马进孝说,这天张局和边队找到我,说让我配合做一件事,可以立功。

在他的安排下,我买了10克海洛因加工成3千多克。

然后他们让我再想办法找个司机把东西送到一个地方,剩下的事我就别管了。

听到马进孝的叙述,审讯的公安人员汗毛倒竖、毛骨悚然,他们不敢怠慢,直接向甘肃省公安厅汇报了这一情况。

省公安厅领导感到非常震惊,立即下令对“8·11”运毒案缴获的毒品进行再次检验。

技术人员检验之后,眼睛也瞪圆了。

他们从缴获的9块毒品中取出1块进行了再次鉴定,这些毒品中,海洛因的含量最少的只有0.1%,最多的也只有0.19%。

换言之,也就“8·11”运毒案缴获的重达3669克的物品真正的海洛因成分的总含量不到7克。

为什么会少了3克?马进孝自己享用了。

于是在当天,他们就将检验结果提供给了定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。

此事十万火急,说不定被冤枉的人就会执行死刑。

法院收到公安厅的鉴定结果之后,觉得此案有必要推倒再来,因为毒品数量是给犯罪嫌疑人量刑的主要依据,数量达不到就不能判死刑。

法院领导决定对荆爱国涉嫌运输毒品一案进行重新审理。

而省公安厅领导也根据马进孝交代的情况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有必要立即采取行动,夜长梦多。

这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,涉嫌制造假案的张局和边队被刑事拘留,接受调查。

他们对设圈套栽赃的事实供认不讳,目的当然是为了得奖金,立功受奖。

临洮西面是临夏地区,临夏地区金三角毒品运往内地的必经之路,毒品贩运极其猖獗。

因此,临洮公安局干警肩负缉毒、保证人民健康的重担,多年来立下汗马功劳。

在打击贩毒的同时,上级公安机关每年都会下达一定的任务要求下属公安机关完成。

边伟宏供述说,眼看再有四个月就到年底,他们当年的缉毒任务还差得远,他们缉毒队在全地区公安系统的各项评比中都是倒数第一,因此他们倍感压力。

按说,为了完成任务,他们应该把精力集中在如何寻找线索,打击毒贩身上。

但是他们却突发奇想,走歪门邪道,想到了陷害他人来完成任务。

根据规定,缴获1克海洛因能够获得35元奖金,“8·11”运毒案查到的3669克海洛因,相关人员可以得到10万元奖金。

而荣立三等功二等功,那就更是金钱难以衡量的。

因此,张X卓、边X宏找到毒贩马进孝用石灰加工成块状,在表面涂抹一些海洛因,他们同时给检验人员做了交代,浑水摸鱼,瞒天过海,给司机定罪。

最终,张、边二人和有关人员立功受奖,荆爱国却被判死刑,走上不归路。

随着两人供述,案子真相大白,荆爱国也无罪释放,被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,重获自由。

2002年年底,定西法院以徇私枉法罪判处张文卓有期徒刑5年,边伟宏则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4年。

后记:

为了完成任务,立功受奖竟然设局陷害一个无辜公民,差点害死一条人命,摧毁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庭,真是丧尽天良。

根据有关资料,每年有300名缉毒警倒在毒贩枪口之下。

相比千万英勇的缉毒战士,张边二人只是个别败类,就像太阳中一两个黑点。

我们也不能因为极个别的败类,而忽略了广大缉毒警为人民生命健康而做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,更不能动摇对司法公正的信心。

事实上,正是公安机关嫉恶如仇,不护短不捂盖子,对人民生命高度负责,荆爱国才能重见天日。

但是这起案子也告诉我们,制度是权力最好的笼子,能让恶人不能使坏。

荆爱国也应该从中吸取教训,天上不会掉馅饼,对反常的好处,要多个心眼。

  • 随机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  • 热评文章
已有1条评论
  • 2023-01-15 08:12:25

    知法犯法草菅人命就这点惩罚?
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